關注中國母嬰網,走近母嬰之家,擁有幸福生活!

 

父母的責任是幫孩子找到人生扳機點

2019-10-7 編輯:admin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“一個老板跟我說,他雇過4個留學歸國的博士,每月4000元,這些人干不到半個月就回家了。為什么是這樣?”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王大偉提出了一個讓人們迷茫的問題—— 中國一年出國留學人數將近70萬,這么大的群體,他...

“一個老板跟我說,他雇過4個留學歸國的博士,每月4000元,這些人干不到半個月就回家了。為什么是這樣?”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王大偉提出了一個讓人們迷茫的問題——

中國一年出國留學人數將近70萬,這么大的群體,他們中有多少真正成才了?父母用盡了血汗錢,站在各種培訓班的門口等待,消耗無數精力和時間,孩子經過層層選拔,得到博士學位,最終換來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嗎?我們有必要反思近10年盛行的教育觀了。夸獎式教育、起跑線理論、拼爹式教育、放養式教育、低齡出國論,等等。我們追尋的目標是不是有點偏呢?每個孩子拿出來都是特長生,哪怕就是個小學生,給他培訓的老師說起來都是博士碩士,都有一堆的資格證書。但第一批這樣教育出來的孩子已經到了而立之年,留學歸國,為什么有那么多孩子不被企業喜歡,自己也適應不了社會,出了一批啃老一族呢?

在近日于西安舉行的“新東方 老師好!”品牌發布會上,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王大偉、陜西師范大學實驗小學校長羅坤、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分別闡釋了家庭教育、學校教育、社會教育中的“好老師”。王大偉問與會者:什么是好的教育,什么是好的老師,到底是什么讓孩子最終成才?

教育理論亂花漸欲迷人眼

什么才是好的教育

王大偉拋出了一個問題:教子的秘密是什么?

“我們并沒有找到!”他以50后為例,1977級大學生幾乎沒有受過完整的教育。王大偉以他同班同學為例,他是一個挖煤工人,上了大學。學了第一個英文單詞的時候,他興奮得不得了,當年他26歲。就是他,在美國斯坦福大學讀了兩個博士,回來成了名校的校領導。

1977級大學生是“被耽誤的一代”,沒有早教沒有英語啟蒙,甚至書也沒怎么念,作業沒做過,經歷了各種磨難,但為什么他們能成為各行各業的骨干?

再看看現在的留學生,很多人出國七八年連國外人的家都進不去。新東方成立之初,俞敏洪帶領著一批從美國、加拿大學成歸國的留學生創業,這些“名師”有特色、高品質的教學一下吸引了很多學生。從改革開放后最早一批留學生的“個頂個”優秀,到今天的留學生,“做人沒個精氣神,這樣的孩子回來怎么安排?”王大偉問大家。

1993年創立時,新東方精神就是強調“在絕望的大山砍下希望的石頭”,在磨難中追求卓越的勵志教育。俞敏洪9年前曾贈給記者一本書,借以鼓舞記者的斗志——《挺立在孤獨、失敗和屈辱的廢墟上》。他無數次地在自己舉辦的講座上撫慰他的那些家境普通、英語基礎很差,但希望通過留學改變命運的崇拜者:我多次落榜,第三次才考上北大;我在大學里沒有姑娘正眼看我,經受失敗的煎熬;我的理想是哈佛,但3次被拒簽,被老婆看不起,現在的哈佛仍然是我的夢想——一個創業英雄經歷了那么多的挫折感,但他終于挺立在了那些屈辱的廢墟上。

但世易時移,現在活躍在同一個地點,黃莊、中關村、保福寺橋附近的想要留學的孩子們,父母都是英語很好、年薪甚高、給孩子報班只要最好不怕最貴的精英了。俞敏洪的“絕望大山論”在這個時代還吃得開嗎?

俞敏洪坦言,“提出‘新東方 老師好!’這個概念,原因其實很簡單,就是因為當下教育界的聲音非常多,一會兒是互聯網讓教育改變,一會兒是AI讓教育改變,但是我們發現真正能讓孩子改變的依然是老師,老師的言傳身教,老師的一言一行,甚至拍拍肩膀的鼓勵,都會給孩子帶來終身性的影響。如今新東方已進入“后名師時代”,新東方名師已成為一個集體或者群體的概念,新東方希望每個老師都能成為好老師,每一個學生在新東方都能遇到真正的好老師,這也是“新東方 老師好”的深層含義。

在知識技能培訓高度發達的今天,勵志教育、全人格教育、在逆境中求生的精氣神培養,反而成了好家長、好老師所必備的標配了。

王大偉非常認可俞敏洪在這方面的探索。他用三代留學生歸國的故事來印證什么是好的教育。

王大偉的爺爺是在漢城(今天的韓國首爾——筆者注)留學,“七七事變”后回國。回來的時候帶了兩床棉被,里面縫著八路軍急需的藥品。王大偉的父親是在新中國成立后去蘇聯學習武器,“回國時,四五歲的我去接他,看他把兩個大木箱子搬下來。我媽特別高興,問是不是給我們買電視了?”但王大偉父親說不是,買了兩箱子書。盧布當時和美元是等值的,他父親把所有錢都買了關于原子武器防護的書,也因此開創了中國原子武器防護的學科領域。

王大偉則是在日本警視廳留學的第一撥中國人。快畢業的時候,德國男生天天請人吃冰淇淋,法國女生天天晚上跳舞,而中國的學生每天晚上跑到圖書館去復印資料,“因為專業書太貴,我們買不起,但復印不要錢,所以我回國前一個月復印了70公斤外國警學最新的理論,每天都干到凌晨1點多”。

因此在起跑線上,培養留學生不是目標,培養有志向不怕困苦的精神世界才是目標。

男孩能吃千般苦女孩能繡萬朵花

找到人生扳機點

什么是起跑線呢?

王大偉小時候生活在軍事醫學的大院里。他從小就知道,院長在人的腦子里發現了一個區域叫蔡氏區,很了不起!“他帶著一個警衛員在前面走,我就跟在后面,當時就想,我一定要在人腦里發現一個王氏區,這就是我的起跑線。什么是起跑線?起跑線不是物質,不是吃,不是穿,不是家有幾套房,起跑線是精神,是虛的。”

王大偉是北京師范大學1977級學生,30多年前進校學了兩個理論:一個叫發現,一個叫在游戲中學習。他滿面愧疚地告訴記者:“我年輕時是這兩個理論的鼓吹者,到處宣傳。可是30年過去之后,我發現這兩個理論實際上有很大的副作用,很多孩子的教育因為應用了這兩個理論而不成器。”

因此62歲的王大偉用自己的實踐提出——任何一種教育理念都必須經過幾代人的驗證。

說到底,還是那句話,逆境出人才,男孩能吃千般苦,女孩能繡萬朵花,老來富裕,不如少年貧窮。王大偉介紹了他曾在1979年調查中國500位名人(臧克家、李苦禪、陳愛蓮、黃宗英、孫敬修等)——都是各行各業的脊梁,給他們每個人寫了一封信,最后通過回信內容的分析發現,他們的平均文化水平只有小學,大部分人都受過磨難,受過不公正的待遇,但是他們永不言棄。

“小船有兩支槳,不僅要夸獎,還要有懲戒。”通過40年的研究王大偉發現,500次囑咐,300次表揚或者100次懲戒都不如孩子剎那的醒悟,感動和立志的作用更大。

“我發現,那些成功的人或者偉人在人生道路中,都有一個或多個扳機點,當他經歷了這個拐點后,突然醒悟,飛速進步,想拉都拉不住。不想成功都不行。”王大偉說。(記者 堵力)

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有侵權,請您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下一篇:沒有了!
 
   
浙江11选5中奖结果